或许真不是因为不够爱,似少女萌萌哒的文先生

最近因病经常奔波于诊所/实验室/理疗。 二月十六号去做化验,时间还早逛下附近的艺术材料店Michales。怕噪音,顺便把两个助听器摘下来放进雨衣左右口袋各一,右口袋有张化验纸。 逛到时间差不多走五分钟就是实验室,过马路等绿灯时把右口袋的化验纸拿出来确定下路牌号码。 进了实验室,听不清前台的话,掏口袋里的助听器,只有一个了。 蒙了,六年前三千五百加币配的!自费啊啊啊! 然后冒雨出去寻找,低着头颈椎也痛了,三个来回没有看到那个小东西。店里也去看了,营业员帮我一起找,无果。估计路上掏化验纸看地址的时候掉了。 郁闷了几分钟,想好了最多把国内养老金在这里换加币配一个。 第二天才说给老公听。 他当时没说什么,第三天早上才对我说:再去配一个,只戴一个听力会更糟。 又说:以后要把助听器当作钻戒看,你就不会随便摘下东放西放了。 又说:已经算奇迹了,用了六年才掉。(以前五年内掉了三个索尼相机,与索尼有仇)。 建议我把圣经APP和赞美诗放到电视机上看和听。凡是祷告,让心平静,不浮躁不焦虑。 要知道,他是佛教徒居士哦。 那一晚,我们一起听圣母玛利亚交响乐和歌曲。 情人节我从没收到过鲜花,生日和平常一样饮茶。但是这样的老公,很不错了。

针对我的前一篇文章《半生缘》,有的朋友给我发信息,问我丁檬雄和西贝能不能最后在一起,他们还在一直交往着吗?既然那么爱着彼此,为什么不选择在一起?是爱的不够吗?

文先生今年53岁了,是一个性情中人。他爱好文艺,喜欢摄影,作诗,听古典音乐,也喜欢写文章。他的文章里充满了对自然界现象的思考,对人类终极去向的疑问,对人类痛苦的哲学思考,主张终极关怀;对哈姆雷特的“to be or not to be”的答案孜孜以求,在克制自己对金钱和两性欲望方面付出了百般努力,虽然经常以没克制住而告终。他喜欢风花雪月的浪漫意境,尽管他从来没给老婆买过一次花,过过一次生日;他喜欢美丽的女人,经常盯着她们看时总是会忘记自己已婚。他喜欢说自己出身高知家庭,父母都是革命老干部,说自己的老婆跟他门不当户不对,因为岳父是大学普通教师,岳母是银行普通职员。尽管如此,他也曾好心的去看过生病的岳父岳母,推过坐轮椅的岳母,岳母感动的不行,觉得他特别善良。

感恩。

我常常感觉,虽然我们已经成年,认为自己足够成熟了,但是在有些问题上,绕进去之后,平时积累的生活经验甚至生活智慧,却忽然让我们有一种匮乏感。有些平时很容易想清楚的问题,在某种时刻忽然变得百思不得其解或者患得患失起来。不得不再次感慨人性的复杂,人性里让人怜惜却不容易让旁观者理解的东西。或许人们就会一直在这样的迷魂圈里彷徨着幸福,混沌着爱的感觉。到了某一个时刻,那种想长相厮守的愿望,如果变得越发强烈,就会想在一起。

文先生比他妻子大7岁,当初就因为他推了做轮椅的岳母,岳母觉得他出身那么高贵还那么平易近人,是个善良人,可靠,而且比自己女儿大挺多,一定成熟很多,能够在日后的生活中替女儿拿大主意,撑起生活,再加上文先生对自己的女儿也是百般的疯狂追求,女儿自己也觉得这个人是挺好,挺可以托付的,两人就结婚了。

点这里看下升级后的画廊好吗

可是,有些时候的有些情况,却一如画了太多涂鸦的纸,你想完全擦干净重新画谈何容易,擦的过程且不说多么的费尽周折,即使擦了,痕迹一定还是在的。而留有旧痕迹的新图画,你就真的没有一丝的不舒服吗?也或许一个人要摧毁一座大楼,炸药可以去买但必须冒着风险;炸毁了楼之后,下面的清理工作,重新再盖起来一座新的建筑需要的却不仅仅是炸毁楼房时的亢奋,它要求的是一种能力。而我们的一己之力想要盖起一座新的建筑即使不是高楼大厦,是一座平房,期间的辛苦会不会磨破人们的意志,需要的材料是不是我们都可以得到?

婚后文先生跟自己的老婆也有过很温暖的时候,有过一起聊天嬉闹,也有过很伤感情的事情发生,那就是文先生跟单位的几个女同事在交往上界限很模糊,引得老婆对他产生了信任危机。有几次老婆去他单位找他一起下班后去逛街,不巧都遇见他和女同事单独呆着,见他老婆进来后,那位女同事匆匆离去,他也脸色泛红,老婆满腹狐疑。女人对这样的事很敏感,非常好奇非得问个究竟,虽然答案是也不对,不是也不对,但她们还是要问,文先生因此跟老婆争锋相对的争执,最后实在不想深说就给老婆扣上“世上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”的帽子压得老婆抬不起头,悲愤难当。

第一幅是老公最近画的

所以有的时候,在不是一张白纸的纸上画图画,不得不先摧毁一座建筑以建另外一座时,光有热情是远远不够的。有些时候,错过了的东西,或许本身就是错的,或者不一定是你想要的。只不过在雾里看花,在水中望月,之所以觉得美不胜收,心理的美化是占了大份额的。只是人们在感情里不愿意承认这样的事实,觉得这是对爱情纯洁和深刻的不信任甚至诋毁,可是生活本身在某一种时刻是可以让你绝望的。

有一次,文先生家附近新开了一家饭店,很有特色,文夫人给他打电话说今天不想做饭了,想去那家新开的饭店吃。文先生同意了,下班后二人一起去了。那里环境不错吧,新开的,服务员很热情的送来了菜单,文先生拿过来开始点菜。他从第一页一直翻到最后一页,服务员大概有点忙,就说他先去别的桌,等文先生选好了再叫他。过了大概十几分钟,服务员急忙跑过来说,先生抱歉让您久等了。文先生说,“没事,我还没选好呢,你先忙去吧,我待会叫你。”文夫人问,“你选什么呢这么久?”凑过去坐在文先生旁边才明白,原来他在犹豫两个比较类似的菜,一个十九元,一个十七元,他不知道选哪个合适,就叫来服务员,问哪个菜的量大。服务员似乎有点鄙夷的眼神说,都一样。文先生又开始继续论证该选哪个菜。

年轻的时候觉得任何事情都事在人为,成年之后也相信这样的一种信念,只不过多了一点对生活的敬畏和对现实平静的接受而已,抑或是退而求其次的妥协。人们的心就是在这样的五味杂陈里,在很多不甘里,慢慢的消磨在不肯回头的岁月中......

好不容易选好了,文夫人想吃那家的特色馅饼。文先生说,“回家自己烙呗,又不是没吃过的,在外面点没吃过的。”文夫人只好作罢,一想这年头还有什么是谁从来没吃过的呢。没多一会,菜都上来了,文先生叫住马上离开的服务员说,你给我上一盘花生米,用手一比划,是那种免费试吃盘的大小。服务员眼神里流露出明显的鄙夷,对文先生说:“对不起先生,您要的那种6块钱,试吃盘是不给客人上的。”文先生还坚持让人家上,服务员无奈,只好端来试吃盘给了他。吃饭过程中,文先生用手指甲抠牙,吃饭时吧嗒嘴。文夫人几次提醒他,他嫌夫人事多。就在文夫人刚要喝汤的时候,文先生一个喷嚏,把嘴里的饭菜渣滓喷进汤碗里,文夫人忍无可忍,拿起包离开了饭店,留下文先生在后面大声叫嚷。

有一年秋天,文先生忽然咳嗽发低烧,去医院检查后竟然被诊断为肺结核,需要住院治疗。文夫人请了一个月的假照顾他,给他送三餐,每周还接他回家洗澡。给他从头到脚的洗完后,还给他剪手指甲和脚趾甲。

后来,文先生出院康复上班了。没多久他们有了即将出生的孩子。文夫人腹部很明显了还去市场买菜,有一次被邻居看见她拎着两袋子菜往回家走,正赶上来接她的文先生。邻居对文先生说:“你可真行,老婆身体这么不方便,你还让她自己出来买菜。”文先生没说什么,拎过来菜一溜烟没影了,留下文夫人在后面慢慢往家里走。

本文由wellbet官方网站登录发布于两性话题,转载请注明出处:或许真不是因为不够爱,似少女萌萌哒的文先生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