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的代价里没有老朋友般的心疼和牵挂,同事K的

宁娴落寞的坐在那里,窗外那条树荫簇拥着的小土路上没有她想要的答案。她的眼里没有亮光,只有伤感和不懂。那些在旁人看来再明了不过的现实,在她那里是一道难以解答的问题,没有原因,只有结果。树叶上跳动着午后日光的余晖,阴阴暗暗光光亮亮的在宁娴的脸上变幻着。

美国蒙大拿州一男子,受上周联邦最高法院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启发,申请与第二个妻子的结婚证书。据美联社报道,该男子名叫科利尔(Nathan Collier)。他周二在蒙大拿州比林的黄石县法院(Yellowstone County Courthouse)申请结婚证。他有两位妻子──维多利亚和克里斯汀(Victoria and Christine)。他希望通过领到结婚证书而让他的多妻婚姻合法化。

K第一天来上班,短短的平头,不高的个头,见到谁的都咧着嘴笑,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,整个一个阳光青年。K勤快麻利,任劳任怨,久而久之,大家都喜欢上这个年轻的同事。

门铃响了,宁娴慢慢的站起身走到门口,是一位送车票的女人,宁娴接过车票,轻轻的说了句“谢谢”,关了门,依旧坐在窗前,把握住手里的车票揉皱后松开手指,任它滑落到地板上。宁娴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车票,眼泪也跟着滑落在地上。这是她最后一次看那张车票上的地址,以后再也看不到了,或许是不能看了,因为一切跟那张车票的所有关联,都到今天切断得干干净净。

图片 1

K是从阿尔及利亚来的,精通三国语言,时不常还讲讲他们那边的风俗。我们有时会拿K开玩笑,穆斯林可以娶四个老婆,他怎么好像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。几年下来,K也奔三十去了,好在美国同事中缺少中国式的热心大妈大婶,也没有剩男剩女之说,所以K就一直过着快乐的单身汉的生活。

认识滕子辉的时候,宁娴是一位多么快乐的女孩子。那时候滕子辉28岁,在法院工作,只是他跟宁娴不在同一个城市,但是很近,坐大巴车一个小时的车程。他1米83的个子,浓密的寸头,墨一样黑泛着幽蓝的光泽。俊朗的脸,时常爽朗的哈哈大笑。介绍人把他们介绍给对方的时候,宁娴对他一见钟情。出于女人的矜持,宁娴表现的很平静,之后倒是滕子辉大方的邀请宁娴一起出去吃个晚饭。滕子辉的热情带着霸气和不容置疑,宁娴还没等表态,滕子辉一句“走啊?”还有那张俊朗的脸,让宁娴忽然没有了拒绝的勇气。介绍人说了些祝他们相处愉快的话就乐呵呵的离开了。滕子辉带着宁娴出门后,说“我们去对面那家火锅店如何?”宁娴嘴角轻轻翘了一下表示了同意,滕子辉也微笑着看着她。过马路的时候,滕子辉的手从后面轻轻的推了一下宁娴的腰避过了速度并不快的车,宁娴忽然觉得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对男人怀抱的向往。

科利尔(Nathan Collier)和他的两位妻子──维多利亚和克里斯汀(Victoria andChristine)目前蒙大拿州和美国其它州一样不承认一夫多妻。但科利尔说,如果他的申请被拒,他会提出上诉。科利尔周三对美联社说:“这关系到婚姻平等。人们如果不承认多配偶婚姻就不能算婚姻平等。”46岁科利尔过去是摩门教徒,拥有一个冷冻公司。他在2000年与维多利亚结婚,2007年与第二个妻子克里斯汀举行了宗教结婚仪式,但没有签署结婚证书以防受到重婚指控。Montana polygamist family applies for marriage license

K前几年回老家两周,带回了重磅新闻:K要结婚了。这真让我们大吃一惊,阿尔及利亚由于法国的殖民,是一个比较西化的穆斯林国家,K怎么也不像是听从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的人。等到K娓娓道来,我们都被带入其境,宛如夕阳反射在碧蓝海面上的一丝泛红的光芒,温暖而浪漫。

席间,滕子辉对宁娴照顾的很周到,他吃饭好香,看着男人的好胃口,宁娴都觉得那是一种男性魅力。滕子辉时不时的从升腾的火锅热气里,眼里满是微笑的看着宁娴,宁娴的心里痒痒的都是喜欢了。

八年之前,二十二岁的K在大学毕业的聚会与同窗拥抱告别, 口袋里装着两天后来华盛顿的机票 。就在转身挥手的一瞬间,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出现在视线里,齐肩的长发,飘逸的长裙,夜幕中,轻盈地转身,于K擦肩而过,K怦然心动,顾不得羞涩,冲上拦住女孩,结结巴巴地介绍自己。女孩子嫣然一笑,她的名字是Y,不过她还没有联系的方式,因为她第二天就要去巴黎读书去了。

吃完饭,滕子辉跟宁娴又聊了一会,滕子辉幽默逗乐,宁娴经常被他逗得忍不住呵呵笑起来,心里的紧张和不自然少了好多。说了好一会话,滕子辉停顿了一会忽然对宁娴说“你也太漂亮了!”宁娴的心迅速陷入了类似热恋的感觉里。

K以为这不过是人生中的一场偶遇,但在随后的两千多天的日子里,Y的音容笑貌时时地出现在脑海里,即使在最孤单的日子里,因为有了记忆中的笑容,K的心里也有了温暖。K开始联系他在所有法国的朋友,无人认识Y。失望之余,K没有放弃,每年回老家,他总是特意在巴黎换机停留两天,站在熙熙攘攘的街头拐角,坐在路边的咖啡厅,渴望再次出现那梦境中的身影,大海捞针,就这样他一直坚持了八年。

之后的他们顺利的相处着,滕子辉经常给宁娴打电话发短信,宁娴每次都沉浸在那样的快乐里。经常是一边唱着歌一边做着手边的一切。即使夜里滕子辉很晚打来电话,宁娴已经睡着了被他的电话吵醒也感觉甜蜜,滕子辉只说“我想你了,宝贝。”宁娴就躺在那里甜蜜着不说话,有几次听滕子辉说这样的话,眼泪忽然就流了下来。

这次回家,是国庆的大节日,过去的老友都纷纷团聚,K向一个生活在法国的朋友吐露心声,朋友想了想,虽然他本人不认识Y,但他有一个在巴黎的朋友,广泛交际,号称认识所有在法国的阿尔及利亚人, 现在正好也回来度假。一个电话打过去,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,他不仅认识Y,Y还是单身,而且Y也回家了。这位交际大师被真情所动,因不知Y在当地的住址,立刻联系所有的朋友,密切注视Y的行踪,有什么情况立刻报告,颇有一番解放时期上海地下党的表现。

本文由wellbet官方网站登录发布于两性话题,转载请注明出处:爱的代价里没有老朋友般的心疼和牵挂,同事K的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