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美的老妈和女儿,还是能够做相恋的人吗

美极了的一对母女!4岁的小姑娘和36岁的妈妈。请在这里欣赏她们一起做瑜伽的照片。

据说很多老外男女都是在酒吧,咖啡屋,餐馆等场所靠搭讪认识的。有些牛人还能通过搭讪很快地把对方哄上床,共度良宵。正因为如此,现在居然在网上流行有很多搭讪圣经,告诉大家怎样勾引异性。其实我以为这关键还是看人,“流氓”不用学就会,老实小孩学了不会灵活应用白搭不说,反而很悲催。我回忆起了一个老实小伙子搭讪女知青的的苦逼故事。在很久以前,还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年代,许多城里风华正茂的小女孩,大都水灵灵的,很是白嫩美,来到广阔天地,准备大有作为一番。她们的洋气和土里土气的乡下女娃实在没法比啊。由于娇美,许多乡下年轻的后生便想套套近乎,这天出工休息的时候一个楞小子便和一个女知青搭起讪来。

你是我生命中最爱的女人:分手了,还能做朋友吗?分手以后不能做敌人,因为彼此相爱过;分手以后不能做朋友,因为彼此伤害过。真爱过就无法再做朋友。

图片 1

男娃:你们城里有狼吗?

图片 2

图片 3

女知青:没

我们无法放下彼此,无法忘记曾经的美好,但却只能忍受离别的痛苦。 我尝试着让自己在酒精中麻木,让自己忙到没有时间想念,加班工作,去做义工。可是,有时半夜被恶梦惊醒,迷迷煳煳的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,甚至分不清我们究竟只是在梦中分手了,还是分手后在梦中想起了过去?那么多恩爱真的随风消逝不复存在了?即使在睡梦中也能感觉到那种心中撕裂的疼痛。 第一次说到分手,兰晕倒在在办公室的地上。她不止一次问我,我是不是很没面子,说好了不再找你,可是就是放不下。她说,我不敢有所奢求,可就是无法忍受,想到如果哪天放下电话,你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再也看不见了。我只想能摸摸呆在你的身边,知道你一切都好就满足了。认识茜可以说是一个偶然。我一直问她是不是在FBI工作,她总是回答说,保持一点神秘不好吗? 与兰分手后的行当长一段时间,我知道自己还没有走出来,也不敢再涉及一段感情。在一个网站上,我回答了茜的一个帖子,她觉得有些意外,我们有过几个email联系,然后就没有了消息,就跟大多数擦肩而过的偶遇一样。 直到一个月后的一天,我办公室坐在我旁边的一个研究生突然抬头对我说:somebody‘s looking for you 。 我说:who's that ? 她说:I don't know, but i think this is for you. (我不清楚,但是我觉得这个是发给你的)。 她打印出来一封信,署名是茜,她说她丢失了我的邮箱地址。我不知道她是如何得知我工作的学校,但是她给学校网站上公开的电邮地址群发了寻人启事。学校所有研究生的联系方式是公开的,但是工作人员名单不在上面。 我觉得有些难以理解,不过我很感动,觉得如果一个女孩愿意为我这样,我一定好好珍惜这个机会。 我不知道,如果我当初的选择是否正确。我也问过自己,真的值得吗?如果不是后来发生的事,我跟茜会不会在一起?只不过,人生是单行线,没有如果,没有假设。

图片 4

男娃:那好,出门就不害怕了。听说城里都是水泥地

图片 5

图片 6

女知青:是,

兰生病了需要住院手术。 得知这个消息,我打电话问她手术日期安排。兰说,手术可能要推后几个月,因为家里没有人照顾。我急了,这个手术不能推后,万一发生恶变怎么办!她说,没有办法,等我嫂子回来再说。我说,我去,我帮你照看你父亲。我真的不是想证明什么,也不是为了挽回什么,我就是无法欺骗我自己。我没有给她一生一世的承诺,可是我当初许诺过给我自己:即使我们俩不能在一起了,在她需要的时候,我一定在她身边。她不会要求我,也不会责备我,可是如果我无法兑现自己的诺言,我今后怎么面对自己,怎么面对其他信任我的女人? 我告诉了茜我的决定,她并不意外,好像已经知道了我预定的行程。我问她,你能理解我为什么这么做吗?她说,我能理解。 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。兰的妈妈去世不久,父亲身体不好,每星期要做两次透析。兰是家里的支柱,她父亲已经有三个晚上没有怎么合过眼了。看到我,他似乎松了一口气,虽然没有说什么,晚上睡的鼾声震天。 我永远忘不了离别的那天。 那是一个明媚的星期天。 我们没有说话,但是彼此知道,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。从此以后,天涯海角各自一方,留下的只有思念。兰的父亲准备了早餐,可是我们谁也无法下咽,老人家叹了一口气,独自回到了屋里。兰哭的嗓子已经嘶哑的说不出话了,我也只是忍着不让眼泪滴下。 我们最后一次一起来到她妈妈的墓地,她一直是兰最亲爱的人。一路上,我们依然没有说什么,只是反复听着那首,升哥那充满沧桑无奈和悲伤的歌声就是那一刻心情的写照。我把墓碑擦洗干净,把周围的杂草拔掉,铺上了红色的雨花石。我给她磕了三个头,感谢她对我的照看,告诉她我以后不能来看她了,托她好好照看兰。 回来后的第三天,我收到了兰的电话留言。随后,我关闭了所有的电邮账号,换了电话号码,离开了原来生活的城市和朋友。因为彼此相爱,爱的是如此之深,我们永远无法做朋友。放手对双方也许是最好的选择。 (XX,对不起,请原谅我的软弱。你知道,当我面对你的时候,我永远也说不出分手俩字。我真的舍不得,但是我不能太自私了,我应该放手让你走,希望你可以遇到值得你珍惜的女孩,希望她能好好待你。如果有来生,我一定跟你在一起,哪怕做你身边的丫环,可是,今生我无法再面对你。我不敢求你原谅,因为我自己也无法原谅我自己。XX, 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,我真的真的很爱你。你留在我这里的衣物,我洗好了给你寄去。我留下了两件衬衣,我没有洗,在没有你在的日子,我每天抱着它们睡觉,上面有你的汗味。老公,让我最后再叫你一次。从此以后,天涯海角,请你相信,如果哪天你还能想起我,那一定是我在想你。)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我以为自己已经能够坦然面对这段感情了。只是,写着写着不觉间已经是泪流满面了,心中依然会隐隐作痛。因为彼此相爱,不忘忘怀,只能选择放手。相爱不能相聚,相思只能离别,人生本就充满了无奈。难以忘记,无法面对,只能把一切埋在心底。刮风下雨的日子,心中的伤痕依然牵动着无形的挂念。 回想走过的路,人生很难说完美,只不过我没有理由需要抱怨,也不后悔自己的选择。我很感激,我感谢上苍让我的生命中有这么多美好的相遇。我生命中的每一个女孩都值得我珍惜,值得我好好用心去爱。不是每一段缘分都有我们所期待的结果,但是不能说不美好,更不能说当初错了。爱过,就已经够了,不是吗?

图片 7

男娃:那你们城里人在外面拉屎咋办呢,到处光秃秃的、不是没办法擦屁股吗?你看乡下田里边到处都是土块,擦屁股很方便的。

本文由wellbet官方网站登录发布于两性话题,转载请注明出处:最美的老妈和女儿,还是能够做相恋的人吗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